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淘宝搜索店铺名:华美茶行

华美茶行淘宝专卖店

 
 
 

日志

 
 
关于我

好山 好水 做好茶 好普洱茶就是这个味 茶上品 天下行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性工作者也是“工作者”  

2015-04-17 02:15: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性工作者也是“工作者” - 黄锦鸿 - 荷兰黄哥的博客

    这几天,荷兰的色情业又热闹起来,先不说乌特勒支的官司、阿姆斯特丹的示威,淡淡地提一下,关于这个行业从业者的银行户口问题。

   “这个行业的从业者”,叫得很别扭。荷兰文传统的称之为Prostitutee,通俗点的叫hoer,前者大约相当于“妓女”中性一点,后者就是我们大中华通俗文化对她们的蔑称:“婊子”、“窑姐”,甚至广东人所说的“鸡”。前卫的荷兰应该怎么表述呢?中文不是已经有了“性工作者”这一颇为中性的称呼了吗?荷兰文怎么啦?有了,现在叫做sekswerkers,好!当然,媒体上还是常用prostituee,但是不妨碍我们也称之为“性工作者”。

    既然是性工作者,那么,就应该有和其他行业工作者一样的待遇。不过,虽然荷兰这性工作合法,但是,实践中,性工作者经常还是享受不到这平等的待遇。比方说,银行户口,凡是开公司的,都有银行户口,可是,一家银行,叫做Triodos Bank的,就是不为性工作者服务。

    本来,这个银行不开,到别的银行就可以,但是,偏偏有国会议员认为,这不是能不能开的问题,而是能否真正做到一视同仁的问题。

   于是,一个工党议员站出来了,这个叫做瑞贝尔(Rebel)的议员,要求财政部长加以干预,因为这家银行明确表示“不向商业事务涉及色情的公司提供服务”。

    这位议员认为,性工作也是一门合法的职业,因此,性工作者也应该被视为工作者,相当于个体劳动者,应该享有同等的待遇,而且,她们从事本行职业所需要的衣服、化妆品和护理用品之类,也应该获得退税。

    他不是国会中唯一的一个,自由民主党也这样认为,觉得应该改善性工作者的法律地位,包括修改从事性工作的法例(Prostitutiewet

性工作者也是“工作者” - 黄锦鸿 - 荷兰黄哥的博客
 

    性工作在荷兰有法!尽管不是所有人都守法,或者不是所有性工作者都受到法律的尊重。我们暂时也许做不到如本世纪伟大的人道主义者史怀泽所称的“敬畏一切的生命”,包括动物的生命,做个爱护动物的素食主义者,但是,尊重人,我们的同类,尊重他人,尊重他人选择的权利,起码是我们现代作为人类的要求

     今天,性工作出于诸如“贫穷”、“苦难”的原因而不得不被迫为之的常规说法,已经不再权威;在荷兰,“男盗女娼”中的“盗”和“娼”,从司法角度来看绝不可以并列;“婊子”也可以立牌坊,在阿姆斯特丹也成为了现实。虽然仍不时出现一些逼良为娼、贩卖人口的个案,虽然在很多人心目当中,对于以金钱交易为目的的两个陌生肉体的碰撞仍然心有戚戚,当事人会从伦理上道德上遭到鞭挞,甚至,如中国一个帖子所说的,甚至要“剥夺她们人权”,但是,以性作为谋生的手段,在荷兰已经不成问题的了。

   史怀泽敬畏一切的生命,因为在他的哲学中,甚至狭义的伦理也没有了位置,他追求的包括人和一切生命的神圣,这才是他的伦理观。在这种意义上,鸡,也值得人类去尊重。更何况,中国广东人所称的“鸡”,其实是人。

    瑞贝尔议员提出的,性工作者也是个体劳动者,相比于史怀泽的理论,不过是低层次的要求罢了。先不要说性工作者的伦理问题,而首先把她们当做一个人,给予她们作为人的同等的法律权利。

    目前,关于性工作有关的法例,诸如缔结保险、按揭贷款、开设银行户口等等和银行有关的问题,虽然荷兰的自民党在去年3月已经提出了议案,不过,修改法例的问题还呆在第二议院等候讨论。

性工作者也是“工作者” - 黄锦鸿 - 荷兰黄哥的博客
 

    话是这样说,很开明的荷兰政府也常常在性工作问题上首鼠两端,踌躇不定。阿姆斯特丹市政府以治安为名2007年夏季开始的整顿红灯区计划,这个以地区邮政编码命名俗称的“1012计划”,500多个橱窗中,已经关闭了115个橱窗,最近又打算关闭80多个,这引起了红灯区的性工作者及其同情者和支持者的抗议,因为,这是她们的“工作”,政府怎么可以无端端就炒了她们的鱿鱼,剥夺她们的工作呢?

    性工作者关注团体Proud于是组织示威了,打起了“Van de Laan(阿姆斯特丹市长)抢走了我们的工作”的横幅。

性工作者也是“工作者” - 黄锦鸿 - 荷兰黄哥的博客
 

     关于荷兰性工作者要“工作”,在荷兰乌特勒支也有一场风波,这里就不细说了,反正,这里只是一场“劳资纠纷”(姑且把政府看做大老板),“权利之争”,而且,性工作者们有她们的道理:你把我们赶绝了,光明正大的工作我们没法做,就只有做黑工了。

    至于荷兰警方不时检查检查华人按摩院,不许在其中有个“快乐的终结”,也就是不许有“性工作”带来快感,只是因为这些店报的是按摩,而没有开宗明义地申报从事的是性工作,或者使用了没有居留的“黑工”,犯了规而已。

    横竖,她们谈的都是工作!

(本文首发于荷兰在线中文网 http://helanonline.cn/,并在荷兰一网转载 www.hollandone.com)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