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淘宝搜索店铺名:华美茶行

华美茶行淘宝专卖店

 
 
 

日志

 
 
关于我

好山 好水 做好茶 好普洱茶就是这个味 茶上品 天下行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又来上海——租房·马桶阵  

2015-03-08 01:49: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去年秋天与先生来上海小住三月,感觉不错。春节之前,我们回到生活便利却少活力的小城。中国人十分看重传统的新春佳节,那是家人团聚、亲朋好友相会的节日。冬去春来,蜇伏的生物纷纷苏醒。清明过后,我和先生又来上海。

当我们风尘扑扑抵沪,时值4月5日清晨7点。到上海的首件事,自然是租房。下火车,乘轨道,直奔预定的虹口区四川北路。为了先放置好行李,顺路寻得天潼路一旅馆住下,当时上午8点左右。

这家旅馆设在里弄最深处,上下三层,是私人住宅改造而成的。旅店招牌悬挂在里弄进口醒目处。从弄口到弄底约200米,弄道两边都是老式的居民楼房。当我们走至里弄一半地时,眼前呈现了一幕意想不到、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人文景观”——马桶阵。但见过道左边两间添砌的卫生间,右边摆放着大小不一,参差不齐,形体多样,颜色种种,质地有异,新旧不同的马桶,好象有20多个。这落伍的马桶,构成闹市罕见的奇景。路边还有拎着马桶的人走来,也有人提着刚倒的马桶归去,还有几个许是有闲的人正马桶在提,排队等候倾倒。他们中有男有女,老多少少。吃喝拉撒,原本就是不分姓别、年龄,而且不论君王草民、公仆个体,只要是人,吃进的食物再香,排出的东西都臭。尽管上海人讲文明,讲卫生,社区有管理,有措施,但走过这片阵地,那五谷杂粮经人体吸收肠胃消化后的排泻物,难免不散发阵阵不爽的异味。待我们办完事再回旅馆时,不见了路边马桶,那块马桶地、卫生间也收拾干净。猜想那些聚集的马桶,是社区专门人员每天清晨负责收来需要此项服务家庭的马桶,倾倒、清洗,然后归还各家指定地点去了吧?

在这之前,我以为马桶已成陈列之物,只有在民俗馆或收藏处才能得见。没想到在中国的土地上,在先进的大都市,在离外滩仅3、4站地的里弄里,在如此之多的文明人生活中,却与马桶有着如斯密不可分的联系。呜,先进的落后,文明的原始。人们的生存状态原来是复杂的。假若以人为圆心,谁能说清可以画出多少种生活的轨迹?每个人的身世、经历、环境和条件,决定了各自不同的生存状况和方式。但提马桶的日子毕竟太落后,提马桶的感觉毕竟不美好。然而要全面、彻底改变这种现况,岂个人能力所能为?我也只能在此希望人们都早日与马桶道别。

我们虽从小城来,却不习惯每天清晨的提马桶。两天奔波,租房终于落定——多伦路附近高层楼房一套五室二卫(经改造)中的一个单间。我们将在这小小的、不用提马桶的空间里,客居数月。

                                         2009.4.12

后记一:

老上海“马儿”读《又来上海——租房·马桶阵》后,以她特有的身份和亲身的体验,满怀激情和信心,认真地留下与其说是评论,不如说是对该文最好的补充,而使之更完整。谨引用在此,并致谢意。

马儿评论:                                                                                    2009.7.26

我单位在上海最热闹的“市中心”陕西南路旁边。周边高档楼盘林立,除此之外还有一些以前遗留下来的老式洋房。难以想象的是还有一些旧式里弄房子,灶间合用,没有卫生设施。以前我早上上班的时候,也很诧异地看到许多人还在倒马桶,刷洗马桶,真的让人难以想象。但是我们上海的市政府最近几年加大了旧区改造和安居工程,粗略估计,十年以后大概可以彻底地消灭这种马桶了吧。

23年前,我母亲家也才告别煤球炉和马桶,住上有煤卫设备的新公房。这些年上海的发展可以用“日新月异,突飞猛进”来形容。十多年前浦东是上海人都不愿意去的地方,可是现在呢,我们上海人都不认识了,而且浦东地区的许多房价远比浦西要高得多。说到这里,想起毛主席一句脍炙人口的经典名言:一张白纸,没有负担,好写最新最美的文字,好画最新最美的画图。浦东就是那张白纸,浦西是多少年下来了,政府的改造也确实是花了大力气的。可是总不可能事事尽如人意。

我们相信,随着老城区的改造,上海的马桶必将成为历史。

 

后记二:

博友阿德的评论,从另一角度补充了原文。 木子致谢并引用为《又来上海——租房·马桶阵》后记二。

阿德评论:                                                                                  2009.7.31
  我外婆家就住在你文中所说天潼路附近的塘沽路。外婆在世时,母亲每年暑假都带我去小住几天。那时外婆家每天早上第一件大事就是倒马桶,早早地把马桶拎下楼。那时我们绍兴家里也是天天倒马桶,而且专门有乡下的人上城来“换料”,就是可以把这经人体吸收肠胃消化后的排泻物换成茅纸或直接是钱。所以并不觉得什么不正常。可是今年四月我舅母去世,我去奔丧,看到那还有许多人家在弄口的一个粪便处倒马桶,不同的是人群变成居住在此地的外地的打工者,一些长住的上海人他们大都已开动脑筋想尽办法,私接管道,在非常狭小的居家改造了排泻物的出处。这些棚户处早已被列入拆迁计划,并开始拆除,也有不少人家已搬走,但还有些人家因各种原因不肯签订拆迁协议,加上今年经济危机,这样就停在那儿。周边的环境脏乱差简直不可想象这是大上海。

呵呵,读了你的文章,很有同感啊。

 

后记三:

博友海川月留评:                                                                         2015.3.5

看了你的这篇租房马桶阵,让我想起了“老城厢”博友的博客照片。在他的博客里记录的都是老城厢里的即将消失的小马路群居居民的旧房子。就在上海市中心黄浦区,这样的马桶阵很多。

         于是,在海月推荐下,我到“老城厢”,借来一张照片,为文添图,增进实感,顺致谢意!                 2015.3.7晨

又来上海——租房·马桶阵 - 木子 - 欢迎你——朋友 

 

后记四:

博友木屋以亲身经历,再现古老而原始的“城南旧事”......

木屋评论:                                                                                          2015.3.7

        呵呵,我从小住在南市区,就是老城厢的范围里。老城厢是最早的上海市区,除了原住民——浦东农民,老城厢里集中了大部分的浙江人,因浙江人头脑活络,能做生意、开小店,所以像阿德舅舅家和我姐夫的父亲早早就在上海落户,我哥哥一到十六岁,我爸就送他到上海做学徒,(一家印刷厂)当排字工人,学徒三年其实是帮老板带小孩、做家务,很辛苦的 。。。
       至于我才十二岁开始,就是拎马桶和倒马桶的行家里手,我姐姐非常爱干净,刷马桶经常把一包小蚶子壳倒在里面,刷的那声音哗哗的响,这样马桶的臭味就少多了。。。很原始呀 !!!又来上海——租房·马桶阵 - 木子 - 欢迎你——朋友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