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淘宝搜索店铺名:华美茶行

华美茶行淘宝专卖店

 
 
 

日志

 
 
关于我

好山 好水 做好茶 好普洱茶就是这个味 茶上品 天下行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第一桶金都是黑金? ——刘汉兄弟案的联想  

2014-02-25 02:22: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桶金都是黑金?

——刘汉兄弟案的联想

朱晓阳

       这几天对四川富豪刘汉家族的起底已经成了一场媒体的狂欢。这个案子已经是一部中国版的黑手党小说。多家媒体正在一张张“行动者网络图”上留出了位置,等着下一天或下一周有更多老虎被填上去。当然天下都知道最重要的位置已经留出来了。

       这里想说的是,看了几天有关刘汉的报道,感到这么大的一个黑帝国的起家却非常草根,是从不起眼的城市街头开个赌博游戏机厅开始的。正是这个特点,刘汉案具有普遍性,它代表了过去20来年中国社会基层一部分聪明而又蛮狠的人物,如何利用貌似高度威权的系统,利用所谓转型社会的混乱,靠着喋血、火并和贿赂等一步一步地从江湖走入庙堂。他们最终洗白了历史,当上省政协常委、获得香港身份、在“某某大学学习企业管理”,总之将天下的好处都通吃了。别的不说,想一想这可是一个以高质量希望小学著名的慈善家。读到这里我们不禁要环顾左右看一看我们认识的慈善家和公益热心者们。

刘汉黑金帝国并非如一些人的天真想像,代表了民营企业。他们实在是孙立平所称之“权贵恶政”的内在构成。只要看一下这个帝国的一些经营范围就清楚,它包括房地产开发、能源、基建、大型矿业和资本运作等,这些行业在过去十几年如果不是紧紧依附权贵,谁能够进入?从今天来看,这些依附权贵成长的行业不少是过剩产能和低技术含量的产业,正是它们挤压了具有创新性的实体经济成长。三四年前昆明的主要媒体都登载过一家房地产企业的整版广告:“相信政府的决心,相信市场的力量”。这篇广告的背景是要将昆明市几十个市场关闭,将数万小商贩驱赶到这家企业的“新螺蛳湾国际商贸城”去。这种霸道和通吃与刘汉式帝国一样。同样道理,如果称这家企业的命运代表了“民企”,昆明人都不会相信。而且,这是什么通吃?以我这些年对房地产和慈善事业的了解来看,这两种本不搭界的业界领袖们不仅经常人物重合,而且共同具有“装修大师”的特点。这些大亨/慈善人除了“大”和“秀”,对于这些领域的健康成长没有什么意义。

       我此刻想到的却是前些日子曾写过滇池东岸宏仁村的护村队的灰黑化。这些小人物今日的翦径行为不就是1990年代早期的刘汉兄弟的行为吗?他们利用城中村改造和拆迁对地方社会的破坏和无人管顾的空间,划地盘,收保护费。如果有谁挑战,就剁他的手。宏仁的案例是,合法的村小组试图规范管理社区治安,这些金链汉子就砸了社区的广播室,在村小组长家门上贴上宣言称:“如果再想断我们的财路,下次砸的就是你家”。公安机关对此有什么作为吗?

       在刘汉一案中,这家兄弟的开端也不过如此。在上个世纪70年代末,看过一部意大利新现实主义电影《警察局长的自白》。这部片子上一个黑手党出身的企业家和慈善家的凶狠当时令我们这些生活经验南辕北辙的人十分震惊。今天的刘汉兄弟的事迹已经使那个电影里的黑手党像小巫见大巫。今天中国既然没法拍出这样一部政治电影,不如将《警察局长的自白》找出来让观众看看。

       刘汉等人的机会是由一个表面有序实则混乱的时代提供的。我在前不久写的宏仁护村队灰黑化文章中提出,这些利用乱局,在夹缝中出现的“混混”、“操哥”等等是最有希望得势坐大的力量。

       刘汉一案使我们蓦然回首,突然看出过去十几年我们生活的质量有多糟糕。一个小贩摆个小摊挣点活命钱,需要向这些操哥交保护费,不然要被打跑。一个拆迁户要是不在拆迁补偿协议上签字,就要被这些人乱刀捅死,并让其他不服的亲属处于18年的恐怖之中。一个试图在房地产开发项目上竞争的对手,会被告知,你如果敢在招拍挂时举手就剁你的手,举一次剁一支。一个公务员想升个职位,必须去找这个第二组织部长帮忙,不然毫无希望。一个公益组织为了筹集善款,必须去尾随这个大慈善家和“常委”,为他搭台让他在最耀眼的场合(如人大会堂和电视台)作秀。到这时候被选择的“穷人”则会得到这些慈善家的“扶贫济困”,对之感恩戴德。其善举会使清醒胜过世人的作家也为这个慈善的成功奇迹而高歌。到此,这些曾经的“操哥”和“混混”已经不仅洗白了,而且染红了。当然一个昔日的操哥、混混和黑老大洗白和染红以后,专干好事,只做慈善事业也是我们这个时代特有的一种人生转变。第一桶金是黑金的成功人士满眼皆是。只要能假以时日,这个很快要面对死刑的大亨,何尝不会有影响我们的更大政治、经济甚至精神作为呢?突然想到鲁迅写过历史上朝代短的时期,史上基本上都是坏人,朝代长的则基本上是好人。原因是短命的朝代,做史的基本上是外朝人,而长的朝代史官多是本朝人。本朝人当然恭维本朝,当然贬低前朝。鲁迅说得很智慧,但此说有偏。刘汉之案不能仅仅以外朝人贬低前朝的说法来混搅。应当说如果这个黑帮兄弟伙能假以时日,我们可能永远也没有机会了解这些人的黑色经历,甚至也不知道这些人如何左右了我们的视听,通吃了天下。我们所能看到的只是在电视上的两会期间胸前挂着红牌牌的一个“常委”或者“代表”,一个慈善家和大亨。

       刘汉一案使我们思考过去十几年的“发展”的代价,使我们看到中国社会基层秩序和公正缺失的景象。这是令人恐怖的景象。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